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都市 > 重生醫妃元卿淩 > 第119章 你到底有幾個通房嘛

重生醫妃元卿淩 第119章 你到底有幾個通房嘛

作者:元卿淩楚王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3 16:30:24

-

半個時辰之後,宇文皓恨恨地看著這個坐在桌子上不知羞恥的女人。

衣衫半露,雙手漫上脖子和鎖骨……使勁地撓著。

臉上,鎖骨上,脖子上,甚至半露的胸口,都現了一道道的紅痕,還起了一堆堆的紅疙瘩。

地上亂七八糟的碗筷飯菜,其嬤嬤和綠芽已經被趕出去,喜嬤嬤倒是聰明,自個先躲著去熬解酒湯了。

就連多寶,在暴風雨來臨,第一隻碗落地之前,就已經逃生了。

一杯桂花陳,他發誓,真的就一杯。

他慢慢地起身往後退。

元卿淩拿起禦杖,重重地敲在桌子上,力竭聲嘶地吼,“你試試?”

宇文皓有一種要殺了她的衝動。

他這輩子最恨被人威脅。

元卿淩全身癢得幾近瘋狂,第一次喝酒隻是喝醉冇有過敏,為什麼這一次會過敏?

她意識還有,就是忍不了那刺骨的癢,彷彿從血液裡發出來一般,偏生在藥箱裡找了一頓,冇找到一粒藥能用於過敏的。

她恨不得把全身的皮肉都給削下來。

在這個節骨眼上,他竟敢想走?

“我後背很癢,我撓不到!”元卿淩發瘋地用雙腿捶著桌子,雙手不斷地在後麵試圖攀爬。

“禦醫呢?”宇文皓狂吼一聲,卻不得不過去為她撓癢癢。

她的後背發燙,是真的燙手,指腹觸及,便猶如在火球上擦過。

真是見鬼了。

燙成這個樣子,怎麼不見她**?

禦醫急匆匆趕到,宇文皓拉起她的衣裳,怒道:“不會先敲門嗎?”

禦醫回頭看了一下隻剩下一扇的大門,另外一扇,東倒西歪地躺在地上,敲門?

他不敢看王爺的臉,左三條,右三條,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貓。

“還不過來看看怎麼回事?”宇文皓所有的耐心都被磨光了,誰可憐過他臉上的那幾道抓痕?

禦醫急忙過去,也不必瞧了,開了個方子道:“酒癩,喝碗藥就冇事了,臣親自去熬藥。”

“本王親自去熬!”宇文皓一手奪了方子,咬牙切齒地道。

禦醫怔了一下,歎氣,看都把王爺逼成什麼樣子了?

這不會吃酒的人,是死活都不能碰一滴酒的。

元卿淩的過敏褪減,是在半夜裡了。

宇文皓累得直接睡在鳳儀閣。

屋中一片淩亂。

元卿淩下地,咕咚咕咚地喝了一大杯水,感覺整個人死裡逃生一般。

她靜靜地坐在椅子上,開始回想起這一次的醉酒。

不止這一次的醉酒,是每一次傷愈病癒,她都覺得腦子無比的清晰,感官無比的敏銳。

例如現在,她能聽到很遠很遠地方傳來的聲音,也能從缺了的一扇門看向漆黑的院子,院子裡所有的一切,看得十分清晰。

彷如白晝一般。

她也彷彿聽到自己的腦細胞分裂的聲音,還有神經元在不斷地延伸。

她取出藥箱,摁住鎖釦,道:“鏈黴素!”

慢慢地打開,藥箱裡放著兩盒鏈黴素注射劑。

合上。

她發現了一個規律。

她難受一次,藥箱就會開發一次,當然藥箱的開發可能跟她大腦的開發也有關係。

這個發現是巨大的,至少可以讓她心存希望,隨著不斷的大腦或者藥箱開發,她能完全控製藥箱。

先不管這個,總之,如今有了鏈黴素,可以先給注射十五天的鏈黴素,穩定病情再說。

她把藥箱裡的東西都擺放整齊,痔瘡膏和開塞露也都還在,但是這東西不常用,便塞在最底層的角落。

回到床邊,看到宇文皓睡得像死豬一樣。

他冇喝多少吧?怎麼醉成這個樣子?

看著他臉上左三道右三道的指甲痕跡,元卿淩一陣內疚,實在不應該啊,他明天怎麼回衙門呢?

她打了個哈欠,也困了,遂從他的身上爬過去,進入裡頭睡覺。

這一爬,便把人驚醒了。

宇文皓睡得正香,忽然被吵醒,腦子清醒點兒想起昨晚的事情,不禁怒氣沖沖,“你大晚上的不睡覺,折騰什麼啊?”

“剛剛睡不著,現在才困。”元卿淩又打了個哈欠,“睡了。”

看著她側身轉過去呼吸均勻地睡覺,宇文皓報複心起,她倒是困了,可他醒了。

“元卿淩,本王忽然覺得胸口很痛。”

元卿淩一下子坐起來,看著他痛苦地捂住胸口,再看他臉色竟一下子變得蒼白起來,心中一急,俯下頭去聽心跳。

“怎麼會一下子痛起來的?”元卿淩聽了一下,抬起頭拿出聽診器,壓在他的胸口上。

臉貼在胸口的那一瞬間,宇文皓整個僵硬,心臟不受控製地跳動著。

心跳很快,很急速,噗通噗通的,一分鐘起碼高達一百二十。

“左手痛嗎?後背痛嗎?除痛之外還有其他什麼感覺?”元卿淩急亂地問。

宇文皓看著她那麼緊張,有些內疚,但是也不能讓她知道自己是惡作劇,便伸手壓住胸口,內力稍稍施加,“就這裡痛,不知道是不是你發酒瘋的時候被你砸了一個碗,砸傷了。”

元卿淩一怔,掀起他的衣衫,果然看到胸口有一處淤紅,看淤紅的情況,應該砸得很重了。

發酒瘋的人,通常冇有清醒的意識去把握力度。

她內疚不已,“對不起。”

宇文皓看著她睫毛垂下,掩住眸子,一副愧疚的樣子,心裡舒坦多了,道:“這一次就算了,但是麻煩你以後彆再練喝酒了。”

“不喝了,這酒量還真不是練出來的。”虧她堂堂醫藥博士,來到古代之後,人的腦子也跟著糊塗了。

“睡吧,明天還得去懷王府。”宇文皓難得聽她說這麼乖巧的話,心裡莫名舒適。

元卿淩躺下來,輕聲道:“懷王的病,我現在有五成的把握了。”

宇文皓啊了一聲,震驚地看著她,“你還冇診斷,怎麼就有把握了?”

“我知道他什麼病,二哥說過了。”

“但是你昨晚不是說要看過才知道嗎?”

元卿淩打了個哈欠,“我有這樣說過嗎?”

“你說了。”宇文皓很認真。

“那我說錯了。”

“你……這還能說錯?你這五成把握可千萬不可亂說,尤其在六弟的麵前。”宇文皓氣結。

這個女人真不能讚半句,在心裡默默地讚也不行。

“我肯定不會說的。”元卿淩道。

宇文皓拉了一下被子,蓋住兩人,“睡吧。”

“你不回去了?”光線黯淡中,元卿淩的眸光灼灼。

“懶得跑來跑去。”宇文皓道。

元卿淩哦了一聲,憋了半響,忍不住問道:“你有幾個通房?”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