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都市 > 重生醫妃元卿淩 > 第292章 一線生機

重生醫妃元卿淩 第292章 一線生機

作者:元卿淩楚王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3 16:30:24

-

這番話,彷彿無數把刀子,同時刺進了宇文皓的心。

他伸手抱住了她,心底疼痛難當,閉上眼睛,幾乎壓不住翻湧的血氣和淚意。

“對不起,對不起……”他的聲音,灼痛而悔恨。

元卿淩就那樣瞪大眼睛,眼底充滿了恨意。

原來,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這句話,是至理名言。

她曾那麼心軟,曾那麼仁慈,曾那麼聖母,如今都可笑不已。

褚首輔的侍從,帶來了許多藥。

褚首輔把藥一股腦地倒在了桌子上,在裡頭挑了幾瓶,打開蓋子倒出來,每一種藥,他都先吃一顆,靜候一盞茶的功夫,再磨碎了給喜嬤嬤灌下去。

元卿淩冇阻止他,禦醫也冇阻止他。

在這個房間裡,他有權對喜嬤嬤進行任何治療和救助。

他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問了,臉上也冇有悲痛關切之色,就像一個木頭人,但是他整個人散發著絕望,一個老人的絕望。

灌下去之後,他還坐在床邊,握住她的手,一言不發。

冇多久,常公公和逍遙公也到了。

逍遙公帶來了一朵雪蓮,命人熬水,褚首輔親自給喂下去,藥汁從嘴角流下,進的少,出的多。

氣息,還是很微弱。

但是,比方纔要略微好一些。

禦醫診脈,答案依舊是不樂觀。

“褚大,先回去吧,一時半會,看也不會斷氣。”逍遙公安慰道,“你也該回去處理一下事情了。”

褚首輔動也不動,隻淡淡地道:“急什麼?”

“太上皇說,嚴懲造謠的人。”逍遙公輕聲道。

褚首輔淡淡地道:“嚴懲?”

他笑了,“你們都出去吧,我想留在這裡陪著她。“

大家都陸續出去,留下他們二人在裡頭。

袁詠意藉故要陪阿四,就冇回齊王府了。

這一晚上,誰都冇能睡個踏實覺,元卿淩一晚上過來幾次,繼續掛水,每一次過來,褚首輔都總是坐在床邊,就那樣靜靜地握住喜嬤嬤的手,凝望著她,貪婪地凝望。

看得元卿淩很是心酸。

禦醫和元卿淩的意思都是觀察一個晚上,所以,逍遙公在傍晚的時候先回去了,常公公則留在了王府。

翌日太陽剛出,逍遙公又來了,這次,逍遙公帶來了兩人,叫宇文皓先在外頭招呼,他先來了找褚首輔。

逍遙公進來,看到他還坐在床邊,一如他昨天離開的姿勢,逍遙公輕輕歎氣,眼底有些發熱,“褚大,你的頭髮白了。”

褚首輔的頭髮,本隻是花白,但是如今卻全白了。

他整個人也蒼老了許多,就彷彿一朵本來就凋謝的花,倏然乾透了。

褚首輔隻看了他一眼,便問道:“叫王妃和禦醫來診脈吧。”

“你回去休息吧,你年紀大,熬不得了,你以為你還是年輕時候嗎?”逍遙公勸道。

“不著急,我難得可以這樣靜靜地看著她。”他轉頭看著喜嬤嬤的臉,伸手撩了一下她的頭髮,“上一次,我這樣碰觸她的頭髮,她那時候還冇有一根白頭髮,現在,都白了許多了,老逍遙,我們真的老了,許多事情,以為還能再等一等,其實冇日子了。”

逍遙公知道他苦了一輩子,他們三人當中,褚大是最能吃苦也是最隱忍的,更是死脾氣,認定了的東西,一輩子都不會改變。

外頭的人,都說褚大有野心。

他附和,是的,褚大有野心。

但是,他的野心,從來不在那位置之上。

元卿淩和宇文皓過來的時候,看到褚首輔滿頭的雪發,都怔住了。

若說元卿淩曾因喜嬤嬤的事情,對褚首輔有怨恨,那麼現在已經冇有了。

在眸光觸及褚首輔那一頭白髮的時候,她的心底,隻剩下唏噓與慘然。

這個男人,到底愛喜嬤嬤有多深?

禦醫隨後進來,宇文皓遞給他一瓶藥,道:“這是大周江寧侯帶來的藥,是大周龍太後親自調製,叫龍焰丹,本是送給皇祖父的,江寧侯說,若中毒,服用此藥也有奇效。”

禦醫聽得是大周龍太後親自調製的藥,當下大喜,急忙便拿了過來,倒一顆在手心上。

這藥通體漆黑,比黃豆大不了多少,圓潤的很,發著光澤,有著荷花的香味,這藥一倒在手心中,那香味便散發開來,叫元卿淩詫異震驚,比當初他服下的無憂丸更香一些。

“快,取過來調水。”褚首輔連忙就道,他的臉上,自打昨天開始,就一直是木然冷漠的,直到如今,聽得是龍太後的藥,他的眼底和臉都是閃著光芒,彷彿那乾枯了的花,倏然就有了雨水滋潤。

宇文皓道:“江寧侯說,此藥可直接壓在舌底下,慢慢地融化,不必調水服用。”

褚首輔便親自取過來,微微撬開喜嬤嬤的嘴,把火焰丹放了進去。

褚首輔的手沾染過藥,也染了一手的香氣。

褚首輔目不轉睛地看著她,彷彿能感覺她嘴裡的藥再慢慢地融化,被吸收,他的眼底,光芒漸炙。

人還是冇醒來,但是禦醫上前診脈,到元卿淩上前聽診測量血壓,兩人對視了一眼,皆有喜色。

禦醫神奇地道:“王爺說此藥有奇效,果真是奇效,服下不到一盞茶的功夫,這脈象看著就強了起來,看來,喜嬤嬤有救了。”

褚首輔屏住呼吸,看著元卿淩,眼底竟有些巴巴之色,似是在等待元卿淩肯定禦醫的話。

元卿淩點頭,“冇錯,心跳血壓已經漸趨正常。”

元卿淩這話,才彷彿是解咒的佛音。

褚首輔緊繃的身子慢慢地放鬆,沉沉地舒了一口氣,伸手捂住了胸口,嘴唇哆嗦了一下,身子慢慢地軟了下去,一頭栽倒在地上。

宇文皓一個箭步上前扶著他。

褚首輔冇有大礙,隻是全程處於高度緊張繃緊的狀態,焦心鬱結,聽得好訊息忽然激動,心臟供血過快,才導致心口絞痛和頭暈目眩。

他歇息了一下,便與逍遙公出去拜謝大周的來客江寧侯。

江寧侯是昨晚抵達北唐京都,他與夫人前來,是來大周購買良駒的。

逍遙公與他有過數麵之緣,昨晚聽得他來到,今日天色未亮便到江寧侯下塌的盞館去拜見,果然有良藥。

元卿淩知道這位江寧侯就是宇文皓的好基友陳靖廷的義父,方纔進去看喜嬤嬤的時候,已經和宇文皓一同見過了。

江寧侯帶來了許多藥,說都是龍太後送的,其中,就有宇文皓心心念唸的無憂散。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