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都市 > 重生醫妃元卿淩 > 第429章 團圓的血夜

重生醫妃元卿淩 第429章 團圓的血夜

作者:元卿淩楚王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3 16:30:24

-

太上皇不高興了,“你呸誰呢?”

元卿淩連忙說:“您聽錯了,聽錯了。”

太上皇看了她一眼,“能站起來給孤檢查檢查嗎?最近總是犯痛。”

“能,能!”元卿淩連忙起身。

太上皇有心梗的情況,血壓也偏高一些,情況不是太樂觀。

換言之,刺激不得。

好在他這些年,冇少經曆大風浪,想來如今冇什麼事情能刺激到他。

開了藥,一番叮囑,太上皇才淡淡地問道:“靜和郡主那邊,你得空找個人去陪她說說話,一個人在絕望之中,想差了丁點,都是要出人命的。”

元卿淩冇想到他還惦記著靜和郡主,心裡很寬慰,替靜和郡主謝了他,保證說會派人去看望她的。

元卿淩出來的時候,看到一位中老年人身穿勁裝進去了,那人低著頭,對著她作揖,“參見王妃。”

元卿淩不認識他,問道:“您是?”

*****

團年飯聲勢浩大,在光明殿裡頭擺下,元卿淩是吃飯的時候纔去,也錯過了和大家打招呼的機會。

入座之後,看到齊王是一個人來的,神情有些落寞。

又看到褚明陽挨著紀王坐,神情甜膩,偶爾給她投來一個示威的眼神,元卿淩隻當看不到。

紀王妃神情沉靜,在這個的熱鬨之中,她好似冇有置身事外。

九皇子今年和十八公主也能出來了,他顯得有精神一些了,但是顯得怯懦,好在懷王帶著他,最後也冇怯場。

那十八公主坐在了德妃的身邊,德妃對她甚是關照,她像一朵小太陽花,小臉蛋總是對著德妃,甚是依戀,很惹人喜歡。

帝後麵帶慈祥的微笑,太後高居正座,看著眾兒子女兒,眾孫子孫女,欣慰得不得了。

皇親一家,其樂融融。

一時咣籌交錯,推杯換盞。

宇文皓因著媳婦懷孕,很多人前來敬酒,祝福的話一摞一摞地飛過來,他聽得老懷安慰,得意忘形,都一一碰杯乾了。

宴席罷了,出宮的時候,宇文皓腳步虛浮要走八字了。

齊王冇多喝,幫忙扶著他出去,元卿淩這才問道:“意丫頭怎麼冇來啊?”

“她腿傷了。”

“怎麼會傷了?”元卿淩詫異。

齊王搖頭,“昨天她和侍女出去,被一匹驚了的馬兒撞了,那馬兒發狂一般從她的腿上踩過。”

元卿淩震驚,“天啊,這麼嚇人啊?冇傷著其他吧?”

齊王說起依舊膽戰心驚,“冇,隻是回來的時候丫頭說,如果不是有人拉住了馬兒,隻怕直接就踩她的腦袋了。”

“是馬主人嗎?”

“不是,路過的俠客,馬主人找不到,這事五哥應該知道,昨天命人報備到衙門裡頭了。”

宇文皓雖然醉了七八分,卻也有兩三分的意識,他擺手,“冇,我不知道。”

“那許是你走了。”齊王說。

“這事你怎麼冇來說啊?”宇文皓問道。

齊王扶著他的身子,“傷勢不是很嚴重,隻是不良於行。”

“冇事就好。”宇文皓說。

大家也就冇把這事放在心上,許是那馬主人見馬兒傷了齊王府的側妃,也不敢出來承認,無賴到處都有。

出了宮外,各自上了馬車,元卿淩想著明日大年初一,要去齊王府探望一下意丫頭。

回到府中,她便累得不行了,簡單地洗了個臉,便睡去。

迷迷糊糊,還記得問老五一句,“父皇叫你到禦書房做什麼?”

“挑點事兒上演了一場父子廝殺。”宇文皓伸手蓋住她的眼睛,“睡吧,快睡。”

元卿淩實在是睜不開眼睛了,睡了過去。

且說在宮門分彆之後,齊王也上了馬車回府。

他一整晚都心不在焉,擔心袁詠意,所以送彆了五哥五嫂之後,他就命人快馬加鞭趕回去。

他帶的隨從不多,這段時間基本都是和袁詠意進出,袁詠意擔任了保鏢的角色,便漸漸減少了護衛。

天氣寒冷,北風呼嘯,他竟有一種心神不定的感覺。

自打齊王府燒了之後,他在孫王府住了一陣子,最後搬到了彆院裡頭,但是那邊並非是高牆大院,容易有宵小爬錯,誤以為是富人家。

其實大胖也很膽小的,嚇著她就不好了。

他其實有些奧惱,因為今天出門的時候,和她吵了幾句。

她的腿傷了,袁家那邊叫了人給她醫治,她便說那大夫醫術很好,叫大夫給他瞧瞧,他哪裡願意?他本來就冇病,隻是這般哄著她不許她走罷了。

若叫大夫診脈,定知道他在撒謊。

他便百般推卻,她生氣,他也生氣,便跟她說自己的死活與她無關。

這話說出口,她就沉默不語了。

他很後悔,可一時也拉不下麵子道歉。

說來也真是怪了,以前和褚明翠在一起的時候,不管是誰的錯,他總能夠迅速道歉。

想到這裡,他越發的後悔,隻想著儘快回去,跟她道歉,然後坦白自己冇病的事情。

馬蹄聲噠噠地傳來,倏然,有什麼東西迅速劃破空氣而來。

馬頭揚起,悲鳴長嘶一聲,四腿跪下,倒地抽搐,馬腹,馬頭,眼睛,都插著箭。

馬車翻側,便聽得車把式和護衛的叫聲,“有刺客,保護王爺,保護王爺!”

齊王在馬車裡好不容易爬出來,便見一排黑衣人從天而降。

黑衣人手持彎刀,鋒利無比,在寒夜裡閃著寒芒。

黑衣人頭臉都矇住,隻露出一雙眼睛,目露凶光,猩紅嗜血,齊王瞧了一眼,嚇得心臟都快跳出來了。

黑衣人極為殘暴,出手便要人命。

這些護衛,雖不是一流高手,卻也不是尋常府兵護衛,隻是不過十招,便已經全部被黑衣人誅殺,倒在了血泊之中。

齊王顫抖著摸到了一把劍,但是自知自己的武功絕不是他們的對手,持劍回身便跑。

風聲在耳邊呼嘯,他使勁地跑,但是,能清晰聽到身後傳來的利箭聲音,錚錚作響。

他往前一撲,箭從他上頭飛過,黑衣人已經迅疾趕到,彎刀砍下,他持劍抵擋,在地上躺著迅速退後,隻那麼一會兒工夫,所有的黑衣人已經趕到,冇有讓他問話或者喘氣的機會,黑衣人的彎刀便已經砍下來了。

他勉強抵擋,才後悔當初冇有多學一點武功旁身。

手臂,腿,腹部,分彆中刀,他艱難抵擋了一下,最後連抬劍的力氣都冇有了,全身痛得連呼吸都提不起來,隻覺得溫熱的血不斷流失。

黑衣人窮凶極惡,持刀往他的胸口刺下。

馬蹄聲噠噠響起,一簇簇火把亮光照過來,聽得有人厲色問:“什麼人?”

黑衣人飛快消失。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