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都市 > 重生醫妃元卿淩 > 第768章 龍顏大怒

重生醫妃元卿淩 第768章 龍顏大怒

作者:元卿淩楚王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3 16:30:24

-

紀王妃回到王府就拿下了褚明陽安插在她屋中的內應問話。

這侍女叫彩蝶,看著是家臣從人伢子手中買回來的,因為紀王妃身邊不夠人用,所以家臣分派過來伺候她。

當初人送過來的時候,紀王妃就調查過了,她用人十分謹慎,所以不會貿貿然用於貼身伺候。

她調查得知,彩蝶是褚明陽從褚家的莊子裡頭找來的丫頭,她知道家臣要向人伢子買丫頭,便先把彩蝶送到人伢子那邊去,之後輾轉進了王府。

紀王妃當時是想著橫豎打發了一個彩蝶,褚明陽還會繼續安插人進來,還不如留下她,好迷惑褚明陽。

紀王妃當初也是大意,因為她壓根冇把褚明陽放在眼裡。

彩蝶不禁打,不過幾板子下去,就什麼都招認了。

她承認是褚明陽的人,前天晚上偷聽到紀王妃佈置了書房失竊的佈局,便去了褚家那邊告知褚明陽。

紀王妃冇處置彩蝶,而是先把她關起來,再命人去京兆府告知宇文皓。

宇文皓聽罷,初步的判斷是冇錯了。

隻是,褚明陽也不過是一個棋子,真正在背後策劃一切的人還不知道是誰。

所以,紀王妃佈局一事,也得在父皇的麵前瞞下來才行。

隻是,瞞下了此事,就意味著昨天晚上確實是因為書房失竊,京兆府來到無意中發現密室,再發現兵輿圖,換言之,紀王還是脫不了乾係。

宇文皓咬得牙血都出來了,此人的佈局著實厲害,層層環扣,讓人不得不按照他設計好的一步步入局。

最讓人生氣的是,此人佈置的這一切不怕他看穿,明明都知道怎麼回事卻讓他隻能啞巴吃黃連,半句說不得。

這般囂張,怎不讓人生氣?

宇文皓忍下一口氣,帶著府丞入宮去稟報。

京兆府從紀王的書房裡頭收集的東西,必須得告知明元帝,是冇辦法遮瞞丁點的。

京兆府這麼大,若瞞下一丁點,日後都會成為火種,成為此人對付他的火種。

明元帝聽了稟報,再看著宇文皓呈上來的兵輿圖與那兩個小人兒,他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額頭的青筋幾乎能看到在跳動。

他慢慢地伸出手拿開兵輿圖,再一手把那兩個小人兒掃落在地上,穆如公公忙收拾了開去,跺腳,“怎能把這些送入宮中臟了皇上的眼?”

明元帝有好一會兒冇說出話來,鐵青著臉,眼神駭然狂怒,宇文皓和府丞跪在地上,一聲不敢發。

明元帝靜默了一會兒,纔有了急促的粗息,“那逆子呢?”

他是從嗓子眼裡頭把這幾個字擠出來的,氣隨著喘起,彷彿被掐住了脖子又陡然鬆開。

宇文皓道:“回父皇的話,人已經扣押在京兆府,等候您的發落,您……息怒啊!”

宇文皓心裡繃著一根弦,父皇的每一個呼吸,都能讓他的心噗通噗通地亂跳。

明元帝目眥儘裂,臉色也從原先的鐵青轉為激紅,紅到脖子根去,他的雙手就放在禦案上握成了拳頭,怒道:“審了嗎?”

宇文皓聽得他的聲音裡頭除了狂怒還有無可言述的沉痛,他心裡也是赤赤地一痛,沉聲道:“回父皇的話,不曾審過,倒是他自己嚷嚷說過那小人兒是他做的,但是,兵輿圖不曾偷盜。”

“叫他去死!”明元帝聽得此言,倏然一拳打在硯台上,硯台的墨汁翻倒,濺了他一身,他的手指骨頭也爆裂出血,卻渾是不顧,衝冠眥裂地繼續捶著那桌麵,“朕就當冇生過這個兒子!”

他仰天,悲痛不已地垂下了雙手,血滴在雲石地板上,慢慢地靠在了龍椅背上,怎會有這般喪心病狂狼心狗肺的東西?竟以厭勝之術來詛咒自己的父親與兄弟。

宇文皓見他如同窮途末路的獅子般,心裡越發的難受,竟不自覺就哽嚥了,“父皇您息怒,龍體為重啊,他……不值得您生氣。”

明元帝許久都冇再說話,眸子裡的怒火一寸寸地淡去,再無半點光芒。

慢慢地,他站起來,竟是踉蹌了兩下才能站穩,伸手用力地扶著桌子,他看著宇文皓,慢慢地宣佈,“先廢黜他親王封號,貶為庶民,押入大牢,收回一切食邑封地,府邸,滿府查抄,再查兵輿圖的事,若證實是他所為……”

明元帝的聲音停頓了許久,灰暗的眸子看著禦書房內赤紅色圓柱上盤纏著的鎏金飛天五爪真龍,聲音乾巴巴地毫無情緒,“若查實……紀王府上下除兩位郡主之外,全部抄斬,郡主褫奪封號,貶為庶民,逐出京城,但凡與他往來的大臣,全部降三級,若有情節嚴重且查實教唆的,斬!”

宇文皓領旨,上前攙扶著身子搖搖欲墜的明元帝,悲聲道:“父皇,您不可太生氣。”

明元帝看著他,手沉沉地搭在他的手腕上藉著力踏出了一步,像是看著一個陌生人似地看著他,“生氣?你隻消細想,若日後你的兒子恨不得挖你的心,抽你的筋,盼著你早日歸西,你就會明白,這於朕是何等的痛心!”

宇文皓鼻子一酸,死死忍住卻終究還是落了淚。

明元帝再下旨,讓刑部和大理寺協同京兆府會審。

做兒子的竟然詛咒自己的父親,有詛咒在前,偷盜兵輿圖在後,怎麼說都是謀反了。

謀反論罪當滿門抄斬,明元帝傷心憤怒至極,卻依舊願意給他一個公平審理的機會。

北唐開朝以來,曾有一位親王被滿門抄斬,一府上下一百七十多口人命,隻留下一名繈褓嬰兒,後來雖然也平反了,卻成了皇家誰都不會去談的禁一忌。

宇文皓離開皇宮,策馬走在青石板大街上,今日稍冷了一些,是二月的倒春寒,這種寒冷不是大風颳臉暴雪狂肆的冷,而是沁入骨髓的春冷。

叫人竟有些無法忍受。

父皇的旨意和他最後對他說的話,都讓宇文皓心裡難受極了,這案子可以走盞的餘地幾乎是冇有的,但如果定了老大謀逆之罪,那這紀王府滿門……那可是上百條人命啊。

宇文皓是要回京兆府的,但是,回去一頭亂麻不知道從何處理。

回府……他不想把如今糟糕的心情帶回去,且府中有陸源和老七在,也是不能安生。

徐一在後頭跟著他,知曉他心情難受,也冇上前打擾,兩人一前一後地策馬走著,竟在京城裡頭繞了一個圈。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